椰奶牌鱼糖

谢谢仙女你这么靓还愿意进来看我。

【Mingkit】捡到了就要负责哦1

——Kit视角
私设,小明还没有遇到巧克力。内含官配。



  他跟上来了。
  我频频回头。那个人丝毫没有躲藏的意思,离我不到半米远的距离,一直跟着我。
  夜晚的小道,只能凭借微弱的路灯,勉强看得清他的身形。高,瘦,脸被刘海挡住,看不清五官,身着白背心,大裤衩。虽然泰国一年四季都很热,但夜里不免有些微风,单薄的装扮怕是会感冒。
  果不其然,他打了个喷嚏。揉了揉鼻子,继续跟上我摸步伐。
  这个男人是谁呢?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?
  这还得从两个小时前说起。






  “哈哈哈!Kit去买冰块!”Beam笑得滚到床角,拉着
Forth一起嘲笑我;Pha帮着躺在他怀里的Yo揉着笑疼的肚子,一脸宠溺。我本人,单身狗,一脸怨念地瞪着他们这群人。愿赌服输是愿赌服输没错,但三局剪刀石头布都只有我一个人出石头是怎样!为什么他们都是布啊!商量好的吗!虐我就算了!还让我跑腿!还窝在我宿舍喝酒!有没有人性了!啊?!啊?!
  今晚我们几个刚好都有空闲时间,于是聚在一起喝酒。原计划Forth要带他的一个直属学弟来(听Yo说也是他的发小),不过据说中途出了点事情,也就缺席了。
  还想着能有个难兄难弟,陪着我一起面对情侣包围的
残酷现实,没想到最后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吃狗粮。
  牢骚归牢骚,冰块还是要买的。失去了冰块的威士忌就像没有了灵魂。在朝他们略略略了几声之后,我出了门。
  去便利店必经的这条街道,在几天前路灯恰好坏掉了。微弱昏黄的灯光,不时挣扎地跳动几下,一闪一闪地染上了些许诡异的氛围。喝了酒的我有些微醺,撩起树叶的风不足以让我清醒。我抬手看了一眼手表,晚上十点。这附近有一条夜市街,平日夜里都热闹非凡,可不知今晚怎么了,大多数店都早早地打了烊,不时听到卷砸门拉动的声音,嘎啦嘎啦。
  越往便利店的方向走,灯光愈发地昏暗起来。方才周围绕着的蟋蟀叫声,像被忽然按下暂停键一样消失了。只听得我趿拉鞋的声音,一下一下地拍打在地面上,卷起一些落叶和尘土。
  虽然狂野医生帮里,我的个子最娇小,但论胆量,我还是很有自信的,加上酒后壮胆,也没发觉周遭的不对劲。
  路灯忽然灭了,掉入了黑暗的漩涡。我停住了脚步,心里倒数着五秒(这里的路灯总是五秒后两起,像定时的一样),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。
  一个人——离我不到两米的距离。
  我发了个激灵,吓得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。踉跄着后退了几步,怔怔地说不出话。几秒过后大脑才做出反应。我飞速地打量着他:高,瘦,刘海挡住了面庞,体型不错,身着朴素,不像流浪汉,但危险性?
  正当我盘算着怎么绕过半路杀出的“史莱姆”,达成我“买冰块”的成就时,眼前的这个高个儿忽然蹲了下去。
  “???!!?”
  是想攻击我吗?!我摆出了架势,虽然只在体育课上学过一点儿三脚猫功夫,根本不足以用来实践,但要是能吓唬到他也是极好的。我警戒着他,慢慢往边上挪,想从路边超过去,狂奔向便利店。
  “……饿。”
  “什么?”
  听到了微弱的声音,我集中起了注意力。该死的Beam,Pha和Forth!(Yo就算了)要是Kit我今天惨死街头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!冰块哪儿有我重要啊!?
  “我好饿啊不行了……”高个子蜷成一团,脸埋进臂弯里,近乎绝望的语气听着让人心软。“我真的真的好饿啊……”
  在确认了眼前这个人饿到没有力气攻击我之后,我小心翼翼地从路边挪过去。虽然他看上去很可怜,但是我可没有傻到去帮助一个看上去有一定危险性的人。我决定不予理会。
  还有一点,我已经看到便利店在不远处的闪光招牌了。
  好!可以了!就是现……
  “咕噜——”
  ……在可以跑了。
  我发誓我的脚已经迈出去了,可身后传来的如雷贯耳的咕噜声实在是让人无法忽视。我回头看,可惜我还是看不清他的面庞,只得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视线在回望着我。
  他缩在路灯投影下来的圆形光斑中,黑暗将他包围。突然想起几天前和狂野医生们去过的流浪动物救助站。里面那些被人遗弃,亦或是遭受过恶意伤害的动物们,奄奄一息地趴在笼子的一隅,心疼地让人落泪。
  现在看眼前的这个人,好似那些流浪狗,无法弃之不顾。
  我咬了咬牙。
  然后转头进了便利店。






  其实我是去买吃的了。
  当我提着一大袋食物和冰块,挨着那个人坐下来的时候,我看见他的眼睛瞪的像铜铃一样大。
  一双一单的眼皮,不显奇怪,反倒是衬得眼睛煞是好看。
  我撕开一块KitKat的包装袋,递到他的手里。“吃吧。”我说道,“你不是说你饿了吗?”
  他先是盯着巧克力看了好一会儿,然后又抬头看我:“不怕我是坏人吗?”
  “坏人会半夜饿到在路边哭唧唧吗?”
  “……我没有哭。”他有些哭笑不得。这时我方才看清他的脸。尖下巴,皮肤很好,腼腆又略有尴尬地笑着,嘴巴抿成平直的一条线,侧面线条完美无缺,是典型的泰国帅哥的长相。
  我不禁感到奇怪。大晚上的,放这么一个大帅哥在外面,他的伴侣是怎么想的啊?
  “你家那位心也太大了,”我看着吃东西,虽然很饿,但他却没有狼吞虎咽,家教很好。“放你这么一个大帅哥,蓬头垢面地流浪街头。”
  他吞下去嘴里的食物,掩着嘴对我说:“这是有原因的。还有我单身。”
  “嗷~少见。”
  我给出了回答,看了一眼脚边的冰块,在水泥地上已经出现了一摊小小的水渍,是时候该走了。然后拍拍裤子起身,他却猛地伸手拉住了我的衣角:“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!”
  “KitKat。”我回答他,用下巴朝街的尽头努了努。“前面那个大学的大三医学生。”
  “嗷!原来是一个学校的!谢谢你P'Kit!”他行合十礼,表达对我的感谢。“可以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吗?”
  “嗯。”我抬手看表,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久,得快点儿回去才行。
  “P'为什么会帮助我呢?”
  “……大概是出于一种救助流浪小动物的心吧。”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。对别人说出类似“出于爱心”这种话,难免感到有些羞耻,掩饰尴尬又开玩笑似的补上了一句:
  “可惜我住的宿舍不能养宠物,不然就把你领回家啦。”
  “嗯?”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,并没有对于我把他比喻成流浪狗感到生气。“那P'是要把我领回家吗?”
  真不愧是帅哥。我在心里咂舌,回别人的玩笑话都能带着一股撩人的味道,同样身为男生,我都感觉到了一点儿心动,帅哥真是可怕。
  我哈哈地打了一个马虎眼:“那要看你愿不愿意啦。我赶时间,就先走了,那袋吃的。”我指了指地上放着的食物。“赶快吃了吧。然后早点儿回去。”
  也不听他的回应,我急匆匆地转身就走。想起那四个人瘫在我的宿舍喝着酒,过去了这么长时间,我得赶紧看看房顶有没有被掀起来。
  “再见,KitKat。”
  离开的时候,随着风依稀听到他和我道别,声音渐渐远去。他在身后,渐渐变成了一个小点,伫在那跳跃的灯光下,亦真亦假。
  “还会再见的。”

TBC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7)
热度(117)
©椰奶牌鱼糖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