椰奶牌鱼糖

谢谢仙女你这么靓还愿意进来看我。

【Mingkit】捡到了就要负责哦4

——Kit视角
  “死Beam!”
  大老远我就看见了Beam的身形,大喊着冲了上去,没想到他料到了我的行动,躲开了我的秘技——飞踢。
  “嚯咦!你干嘛?!”
  “你问我?!你居然我问?!你还敢问我?!”Beam躲着我的连环飞踢,大喊道:“不就帮你介绍了介绍了个对象,牵了个线吗!干嘛?害羞啊?”
  “你脸皮怎么比你眉毛还厚?”我气喘吁吁地停下,瞪着Beam,“你怎么不说你直接把我卖了呢?”
  “嚯咦,怎么说话呢。”Beam见我停止了攻击,哥们地搂住我的肩膀。“我啊,只是介绍了一个优秀的校之月的学弟给你罢了,多了一个帅气的学弟,你想啊,是不是就能吸引到妹子?”
  “哇真的好有道理哦!”我嫌弃地推开他,翻了个白眼,“中国话有句俗语是表达感谢的,我今天就送给你,‘我吃柠檬’!!”
  “别人可是校之月呢,人气不比Pha差到哪儿去哦,可抢手了。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?得了便宜还卖乖!”被提到名字的一旁的Pha抬起头,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们。
  “呸呸呸!”我朝他吐了吐舌头,拉上边上的Pha帮我说话,“Pha!你说!Beam这样算不算出卖我?!”
  “嗯……我觉得……多了一个熟悉的学弟也挺好的。”Pha犹豫了一会儿,说道:“也不坏。”
  “你刚才犹豫对吧绝对犹豫了!”
  “Kit!”Beam打断了我的吐槽。“难道我们会卖了你的屁股吗?我们是这样的人吗?”
  “停,不是你们,是你!”我掏出手机,佯装威胁状,“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给你家老爷,明天你就别想来上课!”
  “嚯咦,小处男还嚣张了?”
  “你……!”
  “好了好了,你们消停一会儿吧,我的耳朵都疼了。”Pha受不了似地捂住耳朵,苦笑着:“Kit你也不要太多疑了,万一Ming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呢?”
  “唔……”
  “多个朋友也不坏,对吧?”
  Beam附和着点了点头,伸出了手指放在唇边摇了摇,啧啧啧地说道:“不过我的老铁啊,要是Ming真的追你呢?”
  “神经啊!我怎么可能和一个小屁孩谈恋爱?!”
  “嚯咦,居然不是先在意性别的问题嗷。”
  “我不可能对一个小屁孩感兴趣的啦。”我挥了挥手,像是把这些烦人的事情全都挥之脑后。
  “绝对不可能。”




   深夜十二点。
  我已经换好了睡衣,坐在床上看书。脚边散落着一大堆资料,都是明天上课需要准备的内容。我看了看时间,寻思着还有一点就弄完了,也就鼓起劲,继续看了下去。
  正当我打着哈欠下床,准备洗漱的时候,门铃响了,伴随着叩叩的敲门声。
  “Kit——”
  听着声音很熟悉。于是我走到门边,疑惑地开了门。“嗷?Forth?”
  “哦!终于开了。”
  打开门的一瞬间,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,再看Forth,眼睛微微眯起,的确是喝了酒。
  “半夜打扰你不好意思,我是为了把这个给你。”Forth说道,然后指了指他脚边的一大坨东西。刚才光顾着和Forth说话,并没有注意到,他的脚边居然躺着一个人!我吓了一大跳,定睛一看,发现是喝得烂醉的Ming,好像已经睡着了,半躺在门口,哼哼唧唧地说着梦话。
  “什么?”我没听明白Forth的意思。
  “这个啊,就这个,我们工程院的门面。”Forth指着他脚下不可回收的大型垃圾Ming,“交给你一个晚上,明天早上送到我们学院来啊。”
  “嗷?!”我惊呆了,“你是说放我这儿一个晚上?!”
  “对对对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Forth拉起了Ming,“喂,Ming,起来了。”
  Ming靠着Forth,歪歪扭扭地站起来,不一会儿又滑了下去,在他的脑袋快撞到门框边上的时候,我一把捞住了他。他就这么顺势地躺在了我的怀里。
  “OK,那就拜托你了。”Forth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,好像完成任务似地拍了拍手。“他明早还有课,不要折腾到太晚了啊。”
  “等下等下!”我见Forth眼线走,赶紧拉住了他,“三更半夜突然塞一个人给我,丢下一句‘拜托你咯’就可以完事了吗?不解释一下吗?我一头雾水啊!”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之内,我感觉自己像被人充钱一样,忽然得到了高级装备,然后被推进了恶龙的城堡,被嘱咐了一句“你加油”后被丢弃的感觉。
  “你这是强买强卖知道吗!至少也要有说明书吧?”
  “呃……”Forth挠了挠头,对于强行塞Ming给我,他还是感到些许歉意。“我那儿收留不了他嘛,工程学院只剩下一群虎视眈眈的妹子了,我总不能丢他在那群人中吧,Ming会像肉块被丢进狼群一样撕成碎片的。”
  “为什么啊?”
  “嗷,这还要问吗?”Forth反对我的提问感到惊讶,“我晚上要和我家Beam身与心的深交啊。”
  “你……”
  “P'Kit……”在我还没有对Forth的话做出应答,怀里那坨烂泥Ming说话了,他迷迷糊糊地喊着我的名字,眉头皱得越来越深,好像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,发出呜咽声。
  他真的长得好看(忍不住再次感叹),喝了酒之后面颊染上绯红。混杂着酒气,他身上似肥皂味道的清爽气息充斥着我的鼻腔。看他这幅模样,我有点儿心软了。
  Forth抓住了这一瞬间,脚底抹油,立刻开溜。
  “你的小狼狗就交给你啦!”
  “等……!”
  我抱着Ming,愣愣地看着Forth跑远,转眼看看怀里这个睡得香甜的“小狼狗”,叹了口气:
  “又捡到你啦。”
  吃力地把Ming拖进家门,锁好门,瘫坐在地上。发现Ming死死地抱着我的大腿不放手,无论怎么叫都叫不醒,看来是真的喝了很多酒。
  “那么,”我伸手摸了摸Ming的头发,很软,像只大狗。“接下来要怎么办呢?”






LINE消息记录
  Ming:P'Forth!记住借口了吗?
  Forth:嗷,根本不用记啊,我晚上回去的确要和我家Beam翻云覆雨。
  Ming:好,那我先去喝点酒壮壮胆子。我怕P'Kit发现我是装醉,会打死我的。
  Forth:行,那你喝点儿吧。

十分钟后
  Forth:喂,Ming,走了。

二十分钟后
  Forth:Ming?

三十分钟后
  Forth:Ming……你真的喝醉了啊?!

TBC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9)
热度(97)
©椰奶牌鱼糖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