椰奶牌鱼糖

谢谢仙女你这么靓还愿意进来看我。

【SK】雨鹿【番外】

十一月二十三号         周六

  每到生日这天,父亲就会变得很奇怪。

  普通来说,生日都是举家欢庆的事情,都忙着给寿星准备礼物,蛋糕,以及派对。

  父亲不同,他不一样。

  接近生日的这几天,父亲总是会陷入一种飘忽状态。

  像是在回忆什么事情。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十一月二十四号       周日

  父亲带着我回到了乡下的祖父家。

  给祖父上完香后,父亲就坐在那儿,擦拭鱼竿,眉目间透出一股悲伤。

  一直不敢问出口,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



  下午的时候,父亲把我叫到了书房,神情严肃。

  “和。”

  父亲轻声唤我。

  “是。”

  “后天,二十六号的时候,拜托你一件事。”

  “好。”

  “去那座山。”父亲的手从和服袖中伸出,指了指后庭外可以见到的一座山。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,薄雾环绕着山林,看上去有些神秘。

  听当地人说,那座山……

  “爸?”我颇为疑惑,来这儿没几天,就连我也听说过关于那座山林不好的传闻。父亲不可能不知道。

  父亲点点头,算是赞同了我的想法。

  “是你的话,一定没问题。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“去见一个人,他叫「kazu」。”

  “诶……?”这个发音,不就是……

  我咽了咽口水,换了个姿势。

  “不,也不能说是人。”父亲喃喃自语,揪了下耳朵。“和,拜托你了。”

  “恕我直言父亲。”犹豫再三后我还是开口了。“为什么您不亲自去见他?”

  父亲明显抖了一下,接着从鼻腔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,声音瞬间无力了几分。

  “若是能见,就不必拜托你了。”

  不能再问下去了,我的直觉告诉我。于是我只好起身离开。

 





  「kazu」这个人,必定就是父亲在生日这几天闷闷不乐的原因。

  「kazu。」








  和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十一月二十五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一

  父亲坐在后院看着那座山发了一天的呆。

  没有哭,也没有笑,就是麻木地看着那座山。

  我不是一个好奇心重的人,这点儿遗传了我的母亲。但是在父亲这件事上,不知怎么我总是很在意。

  平日温和笑容可掬的父亲,在这几天总是像提线木偶一样魂不守舍。有时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遍又一遍地呢喃着一个名字。

  “kazu。”

  也就是我的名字——和。











  小时候我曾问过父亲,为什么要给我取这个名字。父亲只是笑着摸了摸我的头,对我说。

  “你长得很像他。和。”






  父亲向来喜欢棕色头发,茶色眼瞳的人。若是在路上碰见这样的人,父亲会驻足停留,看着那人的背影很久很久。

  我问过母亲,然而她也不知道其中的缘由。

  “你就当做是男人的执着吧。”

  母亲将相框上的灰尘擦去,笑着说。







  父亲床头摆着一张相片。

  背景是在一片树林,父亲和一个男人勾着对方的肩,笑着向镜头摆出“V”的手势。

  我指着那个男人,问母亲。

  他是谁?

  母亲惊奇地看了我一眼,拖着腮帮子说。

  “我一直都认为这张照片很奇怪,为什么智要做出勾着一个人的肩膀的动作呢?”

  “因为这里就有个人啊。”

  反倒是我不解了,母亲的话让我越来越糊涂。

  “和你在说什么呀。”母亲蹲下来揉了揉我的脸。她的眼瞳也是茶色的,头发是棕色的。“这张相片,只有你爸爸一个人哦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十一月二十六日           周二

  父亲早早就起了床,煮好了汉堡肉让我带给「他」。

  “kazu喜欢吃这个,记得给他。”

  “我怎么找他?”

  “喊他的名字。”父亲淡淡地回答。“他一定会出来的。”









  父亲的这个请求我实在不忍心拒绝。

  于是带着便当盒我上了山。







  听父亲的描述,在侧面会有一条小路通往山顶。果不其然,饶到侧面后发现有条石子铺成的小路。顺着小路上去后,的确能够看到一棵参天大树。

  虽然很不情愿,但还是按照父亲的话做了。

  “kazu!!!!!!!!!!!!!!!”

  我想我这辈子都没有用过这么大的声音喊过谁的名字,告白的时都没大声。

  几乎是下一秒的时候,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。真的是忽然出现,明明刚才还空无一物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。

  我被吓得坐到了地上,长大着嘴惊愕地看着他。

  他也同样错愕地看着我,好一会儿开口。

  “你是谁。”

  声音软糯糯的,很是好听。

  不仅如此,我们俩居然有些相似。他有着棕色的头发,茶色的眼瞳,皮肤白皙,下巴上有颗痣。

  我忽然明白了,父亲为什么会这么在意有茶色眼瞳的人。就连他答应和母亲的婚姻,也是因为母亲拥有茶色的眼瞳。

  但是我和他那么与众不同,我的下巴上没有痣,我的皮肤很黑,我没有他身上那种超脱凡俗的气质,没有他的那种淡然。

  更没有他头上那对鹿角。

  “那个……”我咽了咽口水,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他头上的鹿角。“这个给你。”

  我颤抖着将手里的便当盒递过去。在他接到便当盒的刹那间,他的眉头不自觉地皱了一下,并没有打开,而是蹲了下来,笑了。

  他长得真的很好看,不得不说,在他笑的那一刻,我被他迷住了。

  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

  他猫着背,看上去小小一只。

  “十六。”

  我老老实实回答道。

  “是吗。”他顿了顿继续说。“谁告诉你「kazu」这个称呼的?”

  “我爸爸。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他仔细地打量着我,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“还是有点儿像呢,经常和satoshi出去钓鱼对吧?晒得一样黑,还是面包脸呢fufufu~”

  “诶?你怎么知道……”

 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没给我说完话的机会,他再一次提问。

  “和。”我轻轻说道,“大野和。”

  他站起了身,走到树干旁倚着,慢慢抽出便当盒上的结。喃喃自语。

  “和。好名字。”






  那不就是你的名字吗。

  我没敢将这句话说出口,看着他眼睛里的怀旧和悲伤,莫名的我竟哽咽了。



 

 

  “和。”

  他叫我的名字。

  “谢谢你。”

  “不,没什么,托命办事而已。”

  “回去的时候,和satoshi说一声。”他的身影忽然有些模糊,变得透明,声音也变得飘忽。

  “汉堡肉,很好吃。”

  我完全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事情,二十一世纪还会用人凭空消失变得透明这种事吗?

  “可以再帮我带一句话吗?”

  虽然他在笑,却很不真实。

  “帮我和satoshi说一声。「纸条我看到了,我也是相同的心情」。”










  在他消失的那一刻,隐约之中我看见他手心里的纸条,用熟悉的字体写到:













  「我也爱你。」




















END
感谢观看(´_>`)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24)
热度(71)
©椰奶牌鱼糖 | Powered by LOFTER